“而我,我只是一个庸人。”

主hp/全职/悲惨世界/lovelive
心头肉cp:ER/周翔/德哈/勋桃
涉猎史圈(三国/古希腊);沉迷音乐剧

写文和翻译都会一点点
圈多且杂,冷圈冷cp专业人士

关于

[神兵小将/天心]时间

我又来指染童年了

只想吃糖,随性写写,随便看看,开心为上

i比较傻,建议直接看ii

 

 

*

时间

 

i.

“铁心——”问天只遥遥望见了那个红色的身影便亮了眸子,立刻起身奔到门口去接。

她看着问天满脸掩不住的兴奋,和红发女孩并肩说笑,还伸手轻抚了一下女孩的头发。

如果这动作是在她的身上,她一定会红了脸颊。

可铁心几乎没有任何反应,谈笑自如,就仿佛这动作已做过千百万次,而她习以为常。

……怎么不可能呢。在问天和铁心之间,这或许再平常不过。

两人在桌旁落座,铁心和大家挨个打招呼。

“……啊,阿雪好呀,好久不见,又好看了一点呢。”铁心看向她。

她轻柔地笑笑,努力去忽略问天因铁心的话而投到她身上的蜻蜓点水般的一瞥。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问天夺去了话头:“你怎么不关心一下你自己的打扮?都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了,你看阿雪早就开始精心梳妆了,就你还跟几年前一样,披着个头发到处疯。”

那人嘴上说着责怪的话,语气却很温柔,还有一点难以察觉的宠溺在里面。

“那我干脆剪成短发算了——”铁心瞪了问天一眼,嘴角的笑却并没有收起来。问天知道她在开玩笑,却也配合地作出慌神的样子,“千万别,我的大小姐,剪了就真的跟男生一个样了。”

铁心抬手不轻不重地打了问天一拳,大家都笑了起来。天气很好,温度正暖,使人慵懒。两人毫不见外地互相开着玩笑,熟稔得一点都不像是一年未见的朋友。聚会中的每一个人都享受着这种放松而愉悦的氛围。每一张笑靥经过阳光的浸泡,都近在咫尺且清晰真实。

多好,她想。他们是幼年就一起历经了生死与共的神兵小将。没有什么东西能折摧他们的友情。时间也不能。

可是……

她抬眼,望见问天正无奈地笑着,碧蓝的双眸安静地注视着他身侧正因不知谁讲的一个笑话而笑得前仰后合的女生,伸手温柔地将散乱在她脸旁的发丝拨到耳后。

时间不能折摧他们的友情。但时间会发酵他们的爱情。在幼年种下的几不可察的情种,终究还是被时间浇灌出了花。无论是她,还是问天,甚至铁心。纵然一年只有这么一次相聚的机会,用心头血肉养出来的花又岂是那么容易拔除?

 

ii.

午后小憩,铁心躺在草地上,光线将她的眼皮灼红,耳旁散落在盛夏各个角落的虫鸣随微风渡来,还掺杂了青草刮过鞋边渐响的窸窣声。

她睁开眼睛,对上上方一双碧蓝的眼眸。

问天无声地看了她一会,在她身旁坐了下来,握住了她的手。

她没有挣开。

光影铺叠着,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呼吸带着夏日灼热的温度。

她曾试图追寻这一切的开始,但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没有开端的定义,也不会有结局的湮覆。

跌宕的、惊险的、荆棘遍地的幼年终是成为过去,岁月的尘埃吞没曾经的懵懂,她看到曾经的伙伴的脸庞逐渐变成陌生的模样,看到岁月伸出手惘顾她的惊慌将每个人都越推越远。

像一条向两端无限延伸的直线。找不到开始与结束,即使永远相连,也终究行将渐远。

她侧过身,望见身旁直视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的人的背影。

也包括他。

一年三天的见面不足够她将他的轮廓深刻地印在心里。她总是会惊奇,这个人怎么又高了一些,背又宽阔了一些,眉眼又更深邃了一些。她总是会害怕,怕一些她自己也无法言清的东西。她最怕和这个人的距离最终也会变得隔山跨海。

她的视线往下滑到他们交握的手上。她伸出另一只手扯动他的衣摆。问天回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她继续扯他的衣角,问天会意地顺着她的力道躺下来。

阳光跌落到他的脸上,把他的五官照得很生动。

“小时候,保卫玉龙国那一次,刚刚恢复记忆归队的那个下午,我躺在草坪上休息,你趁没人注意偷偷抱了我。”她开口轻声说。

问天低声笑了起来,翻身把她揽在怀里,“就像这样——你还记得呢?”

她也侧着身,微微仰头注视着问天的双眼:“再早的我也记得。在北冥雪地的时候你还喊我刁蛮公主呢。”

“哈。后来我发现你并不是什么公主,更重要的是你一点也不刁蛮。”

“还有在那个山洞里的时候你就牵了我的手。”

“也许我在那时候就发现了你很可爱。”

“你还在我家推过我荡秋千。”

“后来你被天地盟主捉去了,我由始以来第一次那么生气——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但是那股怒气快要把我烧燃了。”

“我总是忘不了那些和你并肩作战的日子。很危险……但是很快乐。”至少每天身旁都是你。

“我也忘不了。你一个女孩子,每天身上大伤小伤一堆,还倔着不喊疼,我心疼得要命。还记得那次在玉岛国,你头上伤了一道口子,半天才止住血,还笑着让大家放心。我怎么放心的了?晚上怕你睡觉时磕着头上的伤睡不好,做贼似的悄悄潜到你身边帮你揉伤,看到你即使睡着了眼角还挂着疼出来的泪……”

铁心惊讶地微微瞪大了眼睛,问天语气温柔地继续说:“我总是想你怎么就不能像问雅阿雪她们一样,即使软弱一点也没关系,学着多依靠别人一些。可是,我喜欢的也许就是那个爱逞强的铁心吧?即使心疼也很喜欢你坚定地站在我身边的模样啊。

“而且我能感觉到你在我面前和在别人面前是不一样的。在别人面前再怎么爽朗英气,面对我,你也总是会信任地袒露最柔软最真实的一面。我喜欢你,几乎是自然而然的,不……是理所当然的。”

女孩玫瑰色的眸子里落满了阳光,望向他的眼神里毫无掩饰地袒露着最纯净的灵魂。他曾试图找寻这份情感的开始,但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地就发生了,没有开端的定义,也不会有结局的湮覆。

虫鸣声像盛大的奏鸣,风吹起从前往复,扬起女孩的额发。他拂过女孩的碎发,手像炽铁。

铁心没有躲闪开他装着沉厚情意的目光。

“我还曾把问影认错成你。真傻。”她忽然说。

“我当时真怕他占了你的便宜。”他轻笑道。

铁心垂下眸子。“我怕有一天认不出你了。”

他愣了:“……怎么会,傻瓜?”

“三天太短了。大家的感情终会淡了……最后变成回忆里的伤疤。”她的声音轻得被风一吹就散,断断续续的,却压抑着翻涌的感情。“你也会这样吗?”

她有些无措,抬手抓住问天胸前的衣襟,缩短两人的距离。问天抱紧她,轻声安慰着:“大家会永远在一起的。神兵小将……可以与时间为敌啊。”

“嗯。”她把声音闷在问天的衣服里。“我要陪在你身边,跟你一起对抗时间。”

问天的轻笑在头顶传来,搭在她背上的手带着午后独有的温度。她抬起头,有些怔愣地望着问天,许久过后才说:“你的眼睛真像大海。”

那双眸子带着温柔的暖意望进她的眼睛:“因为我把你的家装进了眼睛里啊。”

问天低下头来,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上的菱形胎记。

“这样你就可以和我永远在一起了。”

 

 

 

管它是tbc.还是end.

 

 

 

最近看了太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文风一朝回到解放前。

i里面有一点点含蓄的阿雪单箭头,虽然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因为我小时候看神小的时候就是这么理解这三个人的感情的所以就这么写了……

天心是我遁入腐门之后还在坚持吃的唯一一对bg老cp了,从小学到现在好多年了……很难有别的cp能超过我对这对的感情了。神小也是我的本命童年漫啊。

一开始只是想无脑甜甜甜结果不知道后面写了个啥玩意出来。

 

我还想写影天和心雪怎么破(´-ι_-`)

 

(还有一堆暑假作业没写即将命不久矣…所以这大概是我近期最后一次产出了´_>`)

 

 

评论(7)
热度(70)

© 江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