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我只是一个庸人。”

主hp/全职/悲惨世界/lovelive
心头肉cp:ER/周翔/德哈/勋桃
涉猎史圈(三国/古希腊);沉迷音乐剧

写文和翻译都会一点点
圈多且杂,冷圈冷cp专业人士

关于

【周翔】礼物

去年写的东西,今天翻出来看了看觉得甜到齁,鉴于我基本上没写过无脑甜所以还是有必要补个档

非常甜的甜饼,不甜不要钱

但是设定巨雷 请认真确定以下内容,不能接受请勿阅读:周翔异卵双胞胎设定,是的你没看错不仅亲兄dei还双胞胎,可能是因为我去年狂热骨科但是本文中两人的情感属于介于亲情与爱情间的第四感情所以我认为并不涉及伦理道德这类问题,那时的初心大概是想看小周和翔翔“从出生起就不知道没有对方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人生里有这么一个人,是亲人,是兄弟,是朋友,是知己,逢于命初,共同白发”的这种感觉吧。当然最后被写成了沙雕甜文(摊手

翔翔的性格有一定程度的放大化,纯属剧情需要,毕竟我可是亲妈粉w

本文从设定到文风都是突发性神经病产物还请大家不要拉黑我!!

 

相声文风警告

 

*

 

好不容易盼来了暑假,本以为日子可以过得潇洒,结果我那两个倒霉的双胞胎表弟被他们爸妈扔到了我家来,在别人家里呢也不晓得客气,整天就会瞎闹腾。

 

两个人是异卵,完全不愁分不清他俩,长着两张不同的脸,但确实都是帅小伙。一个跟爸姓,叫周泽楷;一个跟妈姓,叫孙翔。虽说是双胞胎,但这两人不知怎么长的,性格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哥哥周泽楷全面贯彻“沉默是金,我就爱金”的原则,一句话超过十个字已经是奇迹;弟弟孙翔性格暴躁,喜好全往脸上摆,智商和情商完全是两个极端。

 

刚到我家的时候孙翔就臭着张脸,显然是对他爸妈在长假丢下他自己跑了心有不满,把行李扔客房里时也是把东西弄得震天响。周泽楷对我歉意地笑笑,跑客房里去找他弟了,后来两人出来时孙翔的脸色总算好些了,虽然我看见孙翔偷偷抬腿踹了周泽楷一脚。说实话我非常好奇周泽楷这种话少得令人发指的人要怎么说服孙翔这臭脾气的家伙。

 

孙翔是那种非常典型的青春期中二病少年,脾气大也就算了,别人有的毛病他还全都有。第一天早上赖床半天,周泽楷早餐都吃完了还没见着他人影。周泽楷进到房间起码用了十分钟才把他拉起来,他出房间时一边打哈欠头上一边翘着几根乱毛。周泽楷伸手去给他弄平了,反而被他“啪”一下拍掉手。孙翔瞪着他说:“都是你,长这么宽,晚上睡觉挤到骨头散架。”因为我家客房只有一间,两兄弟是睡一张床的。周泽楷都被气笑了:“我靠着床边被你手脚压着睡了一整晚。”他难得说这么长的句子。这下孙翔不说话了,哼了一声。

 

后来孙翔打手游,叫周泽楷跟他一起打,结果向来依着弟弟的周泽楷居然拒绝了,举着手机朝孙翔晃了晃,用上边的QQ页面示意自己正在聊天。孙翔“切”了一声,自己玩了一会,突然就把手机锁了屏扔在一边,整个人靠在沙发背上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干嘛?”

他撇撇嘴,满脸不爽地看着坐在餐厅正拿着手机打字的周泽楷说:“那家伙重色轻弟!他班上有个女生在追他,现在他八成是在跟那女生聊天。”

我有点找不到他的不爽点在哪:“所以?你觉得你没有女生追心里不平衡?”

他转过头来瞪我:“屁!大爷我多的是追求者!周泽楷他居然宁愿跟婆婆妈妈的女生聊天也不来跟我打游戏!”

我沉默无语,孙翔还在那愤愤地说:“那女生也不知道是从哪打听来的,知道周泽楷想换个高档耳机,还真买了一个送他。哼,送还送不对牌子,不知道周泽楷喜欢用索尼么!”我默默看了周泽楷一眼,那人还坐在餐厅专注于手机,对客厅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第三天下午恰好我父母出去了,孙翔在家待不住了,说要跑出去玩。谁知周泽楷一听就很严肃地站起来问:“去哪?”

“附近不是有个大商场么,随便走走。”

周泽楷皱起了眉:“你又想去打电玩?”

“你管我。”孙翔嘴硬地说。

“你答应过爸妈再也不去的!”周泽楷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责备的意味非常重。孙翔像是被冒犯了一样,不再搭理周泽楷,狠狠甩门就走了,将周泽楷一声“孙翔!”挡在门后。

性格温和的周泽楷也有些生气了,负气地坐在沙发上盯着茶几不知在想什么,手机QQ提示音不停响着也不搭理。目睹兄弟吵架的我略有些尴尬,听着手机提示音突然想起之前孙翔跟我讲的事,神差鬼使地就以缓解气氛为目的问了起来:“你经常跟追你的女生聊天?”

说完我就后悔了,这什么鬼话题,像是在别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八卦一样。没想到周泽楷竟然抬起头看着我认真地摇了摇头:“偶尔回她一句话。”顿了几秒又补充道:“就聊过一次。”

这跟孙翔和我讲的可不太一样,我顿时来了兴趣:“是你前天那次?你跟女生都聊些啥?”周泽楷回想了一下,点点头:“生日礼物。”我愣了一下,试图理解他的意思:“你要给那女生买生日礼物?”他又摇头:“孙翔。”

对了,他们的生日快到了。

周泽楷又补充道:“孙翔喜欢电子产品,对他不好。我想买些别的,女生比较懂。”

这下我是彻彻底底愣住了,这跟孙翔所以为的截然不同,原来周泽楷并不是什么“重色轻弟”,还恰恰相反。话题转回到孙翔的游戏瘾上,周泽楷皱着眉显然在担心孙翔又去打电玩了。我提议道:“我们去把孙翔那任性的小子抓回来吧。”

 

周泽楷一路上健步如飞,心急地想要找到孙翔。他习惯性地沉默着不说话,但嘴紧抿着,心中大概也是又生气又担心。谁知刚到电玩城的门口就看到孙翔叼着根冰棍坐在附近的长椅上发呆。周泽楷明显松了一口气,快步上前想把孙翔拉起来。孙翔对周泽楷的到来没有一丝意外,却也不肯买账起身,冷哼道:“你还要懂要来找我?怎样,我去打电玩了吗?你凭什么一上来就怀疑我,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信守承诺?”他还越说越生气,到最后扭过头去不看周泽楷。周泽楷却笑了,然后半俯下身子,认认真真地说:“对不起。我担心你。”

过了几秒,孙翔做出一副勉勉强强的样子扭回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拍到周泽楷手上,语气很冲地说:“给你。没有生日礼物了。”那是一个索尼耳机,后来我才知道那耳机要花几百块钱,而孙翔这次出来的目的也只是为了买这款耳机。周泽楷连眼里都带上了笑意。孙翔耳尖发红,瞪着他说:“笑屁笑!我警告你,不准用别人给你的破烂耳机,只准用我给你的!”

这下连周泽楷都明白了孙翔别扭的原因了,他用带着笑意的目光看着孙翔说:“女孩有很多,你只有一个。你最重要。”孙翔的耳尖更红了,他哼了一声站起来:“算你识相。”

 

我们开始往家里走,两兄弟走在前面,周泽楷抬手揉了揉孙翔的头发,被孙翔大声嚷嚷警告不准碰他,嘴角带着无法遮掩的笑意,看向孙翔的目光温暖。这个画面或许是他们一生的写照,时光定格分秒,小打小闹也化作互相的岁月静好。

他们是上天给彼此最好的礼物。世间事物千万,唯有彼此是生命中的特别,无法割舍。

是何等幸运,能有这么一个人,是亲人,是兄弟,是朋友,是知己。逢于命初,共同白发,生死不离。每时每刻,并肩与共。

 

End.

 

 

 

 

说实话我也不敢相信这玩意居然是我写的

请相信这绝对不是我的正常水平


 

(悄悄说一句这题目有两重含义,溜了溜了

 

 

评论(2)
热度(40)

© 江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