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我只是一个庸人。”

主hp/全职/悲惨世界/lovelive
心头肉cp:ER/周翔/德哈/勋桃
涉猎史圈(三国/古希腊);沉迷音乐剧

写文和翻译都会一点点
圈多且杂,冷圈冷cp专业人士

关于

待嘉期(曹郭)

01

很多年前对他的印象就是那样。随便提多刁难的要求。

然后他说好。眉眼平淡照旧。

02

很久之前就一直质疑他,问他为什么选择一个奸雄。

他只说,这样的人才是乱世的霸主。

我总不以为然。

其实他从未错过。只是对的选择真的是最好的那个吗?若他能知身后结局……

若他能知怕仍是如此选择吧。

03

郭奉孝很聪明。

这是全村人的共同认识。颍川阳翟是个穷乡僻壤,却一不小心养出了天才。对此我一直很纳闷,明明都是一起吃破菜叶一起泥地打滚的破小孩,怎么这家伙脑袋就好使这么多。

不过再仔细一想,好像不对劲儿,一起打滚的小孩里似乎没有他。也对,从小没有父亲,母亲管教严格,郭嘉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不似一个小孩。印象里他一直是捧着本书坐在旁边看我们玩。当时我们私下都叫他“书先生”。

那时我还是个心地善良的毛孩,总觉着他怪孤独的,听说父亲是出门在外时卷进了个什么起义密谋之类的玩意就断了消息。真是可怜了。于是我就经常扯他说说话,他开始只捧了书不理我,后来在我死皮赖脸下终于肯露点表情了。

我很庆幸我的交友选择。真是太有眼光了。虽说人是冷了点,但够博识够聪明,跟了不愁没饭吃。

后来不知不觉就长大了,这家伙越发清朗,挺鼻薄唇的,让小姑娘瞅得眼直。不过他似乎对媒娶没什么兴趣,问他,他只瞥我一眼。

“家里穷,付不起媒钱。”

感情他家的钱都用来买书了。其实我也知道,他或许是不想将自己禁锢在平俗中。

后来听说外面闹了什么黄巾起义,我们颍川居然就是发起地之一。好在这儿在颍川里都算又穷又偏的,也没什么波及。郭嘉听了,只叹一句:“乱世要开始了……”

04

郭奉孝及冠了。

那时是初平元年,我总是很记得。彼时天下早已大乱,军阀混战,统治黑暗,纵然在这穷乡僻壤,也听得那么几个名字,什么董卓啊,袁绍啊。

郭嘉跟我说:“我想去隐居。这天下,迟早要乱。”他问我跟不跟他。我自是信他,他说的话从未错过,而我也不再想呆在这儿了。

我们离开了阳翟,寻了一偏僻处定下。于是我便知道了,郭奉孝不仅是个聪明人,还是个奸人。他每日在幽院里拨弄些花草,我呢,就得替他去州里打杂赚粮。真是奸人。

后来院里会时常有一些人来访,看起来眉宇间都有一股子的傲气。他们都是与郭嘉一样聪明的人,我有时闲着听他们交谈,那都是些对天下大事的阔谈,一开始我听得一知半解,心中不明觉厉很是佩服,听多了也就渐渐能懂了。

他们说少帝刘辨年幼,皇权被控,土地不断被兼并,军阀之流波涛暗涌。像黄巾起义便是被这天下动荡逼迫而起,只是现在恐怕没多少口气了。如今是董卓做大,袁绍争锋,只是谁能得天下,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此过去了一年,郭嘉又跟我说:“我想去见袁绍。”

我什么都没说。我知道他的,他有一身好才华,在这乱世真是施展的好时机,终是不能空憋屈在这小院里。只是我不能再跟他去了,我去了也没什么用不是。

郭嘉走了。我每天还是那么过,打打杂,弄弄花。可他又很快回来了,什么也没解释,看到我将院子照料如初,只是用力的抱了抱我。

其实不用解释,他那么清高的一个人,袁绍大概是入不了他的眼的。

05

郭嘉再也没说要投奔谁。时光往复过了六年,其间风云变幻,董卓死了,黄巾起义苦苦维持十年后也失败了,如今是袁绍当大。

建安元年,郭嘉交的豪杰之一荀彧来访了。他说曹操的谋士死了,他向曹操推荐了郭嘉。

郭嘉脸上淡漠,看不出什么情绪,送走了荀彧,才对我说:“我想去试试。”

“挺好的。“我没有理由不答应,他憋了太久。

“你跟我一起去。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平淡生活。以我的能力,一定能让我们俩过好。”他说。

“我不清楚这些东西,政治、军事……没我什么用。”我说。

“你跟我一起去。”他固执地说。他第一次这么坚持。

-------------------
郭嘉与曹操谈了很久。因为郭嘉坚持要求,我莫名地被带入帐中,百无聊赖地看着两人,听那些我听不懂的东西。

曹操看面相倒不是多豪情万丈志存高远的人,可以说是极普通了。可我第一次看到郭嘉如此激动,那是发自内心的微笑着,看向曹操的眼里闪烁着光芒。

我从未见他这样、这样的……笑过。

郭嘉说:“此乃吾主也!”

曹操也笑着说:“助吾兴者非奉孝不可。”

我知道,我以后恐怕就得在曹营里待许多年了。

郭嘉拜了军师祭酒一职,并请求将我留下。曹操或许是在喜得人才的兴头上,应允了。于是我又莫名地成了一个小士兵。

我想也无所谓了,从年少起跟着郭奉孝,就注定我要跟随他一生了。

06

最近几日都是梅雨天气,可丝毫没影响郭嘉的好心情,也是,满腹才气终于可以施展了,怎么不高兴。

我问郭嘉对曹操的感觉,他说:“这就是我的主公。我要为他……谋取这天下。”眉眼仍淡。

他面对曹操时总是微笑,次数比我这二十年间见到的都要多了。他们总是凑在一起海聊,我就被郭嘉晾在军营里发霉。无所谓了,反正我一个小士兵。可我莫名不喜欢曹操,不喜欢他身上奸人的味道。

郭嘉也是奸人。两个奸人凑在一起,天下都能被玩坏。

---------------------
建安元年对于曹操还算是太平,此时的曹操还未太过兴起。当时发展中的曹氏集团最大的问题还是粮食。

枣祗等人向曹操建议,利用攻破黄巾所缴获的物资募民屯田。

那天曹操过来军营里找来看我的郭嘉,郭嘉见他来了,只笑笑说一句“主公”,没有行礼。

曹操也不在意,摆摆手问:“奉孝,你看枣祗他们的提议可行么?”

“缴获的物资可用,重点是怎么用。直接用只能解燃眉之急,枣祗他们的提议是长久之计,主公,若你采用,奉孝可预见今年便可大见成效。”郭嘉说,脸上是认真的表情。

“好。既然是奉孝说了……”曹操看着郭嘉,笑得温柔。

次日,曹操命令在各州郡设置田官,兴办屯田。当年便得谷百千斛,这是后话了。

后来曹操攻下许县,亲至洛阳朝见献帝,又挟持他迁都许县。曹操自己所谓的“奉天子以令不臣”让他自己封官加爵,执政朝廷。在我看来,这充分体现了他的“奸”,对于诸葛亮说他“挟天子以令诸侯”,我深以为然。

我每每这样对郭嘉说,郭嘉总不以为然:“这不过是普通的手段,想要这天下,单纯靠打杀可是不成的。”他不动声色,可我无端觉着他更冷淡了些,或许是对我的话不高兴了。

07

曹操成功执政天下,又屯田发展经济,称霸之路顺利起来,除了还剩袁绍这一对手之外,基本是悠闲自得了。直接后果就是他经常忙里偷闲来找郭嘉。

前段时间曹操为汉献帝的事奔波,而这事又与郭嘉关系不大,两人便暂时分开了几个月,郭嘉就把我接到他院里,时不时与我闲聊。虽然聊的话题总会掺上与曹操有关的事,但对于我来说,有人陪我聊天已经很好了,这次曹操闲下来,又要轮到我无聊了。

那天我在郭嘉的院里闲逛,顺便帮郭嘉照料一下满院的百合花。百合在颍川是极其常见的,可郭嘉偏偏最喜欢这普通的花,如今正是百花的花期,白白的绽放了满室的纯洁。

曹操就在此时走了进来,我先是一惊,继而不慌不慢的向他行礼。他抬眼看我,说:“哦,你是……奉孝身边的人吧?奉孝呢?”

“回曹公,郭大人在书房。”我暗自好笑,曹操将我当成服侍郭嘉的人,那我便来演一回。

曹操深深看了一眼满院的白百合,踏进内院。

不一会,郭嘉便跟着曹操出来了。郭嘉脸上犹有疑色:“主公,这不太好吧?……”

“没事,今天事不多。怎么,你不想去?”曹操笑着,“你整天这么辛苦自己,我早就看不下去了,非要你放松不可!”

说罢随意扫视一周,目光落在我身上:“叫他跟着去吧,到时也有个人帮着拿东西。”

郭嘉皱了皱眉,却不再说什么,也没纠正曹操对我身份的错认。

曹操没有坐来时的马车,而是和郭嘉一起漫步。郭嘉喜欢清幽,院子比较偏僻,我们走了许久身旁都是一样的空芜景色。郭嘉看着道旁幽绿挺拔的树不知在想什么,走的很慢,曹操时不时停下来等他,也不催促,就只是站在那满目温柔地看着郭嘉,仿佛在看一件易碎的宝贝。

“主公……”郭嘉突然说。

“恩?”曹操走回来。

“你要是能像这树一般就好了。”郭嘉回头望他,恍惚间我见他眼中似水,不知是不是错觉。

“好。”曹操不问为什么,只答应。

很久以后,我总会想,郭嘉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曹操像树一般一手遮天,像树一般正直,还是像树一般……能让他依靠。

走了很久终于走到了最繁华热闹的街,正如我所猜想的,曹操是想带郭嘉来逛街购置东西。

街上吆喝声嬉闹声混成一片,卖各种小玩意的摊子都有,小吃的香味更是远远飘来。

“人多,跟紧点,别走散了。”曹操牵起郭嘉的手,紧紧握住。

郭嘉顺服地跟着,依偎在曹操身旁。我跟在后边,虽然看不见郭嘉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很兴奋,从小在穷乡里长大,他还没见过这么繁华的街景。

“主公,那个……”郭嘉侧过脸来指着糖人,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曹操挤过去给郭嘉买了一个,郭嘉满心欢喜地接过便吃了起来。

“原来你喜欢吃甜的。”曹操宠溺地看着郭嘉,“似个小孩一般。”

我看着,暗自好笑,这片区域的统治者刚刚在摊前挤得满头大汗就为了买一个糖人,这片区域的军师吃个糖人就满心欢喜。

郭嘉一边挑了许多东西一边逛着,时不时凑到曹操耳边轻语几句,耳尖微微泛红,不知是太兴奋还是怎么。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我们开始往回走,曹操一直紧握着郭嘉的手却没有放开。

到院前,曹操终于放手,从怀中摸出一束百合,“我看你满院都是百合,好像很喜欢,就……”

郭嘉垂眸半晌,伸手去接,月色下看不清他表情,只觉那盛放的百合也不如他清秀的模样。

“主公,早些回去吧,不要再这样偷懒了。”他说,突然恢复了清冷的语气。

对于郭嘉的突变,曹操似乎有些措手不及。

“好……你也别老累着自己,我走了……”

郭嘉轻微颔首,转身走进内院,背影似有些决绝。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尴尬,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了一眼曹操,便也跟在了郭嘉后面。

郭嘉在院中停下,四面百合拥簇,相比起来,手里捻着的那只真不算什么。

“他不是这么细腻的人……”郭嘉叹气。“他……不需要这么细腻……也……不能……”

我静静地看着他,这月色如水倾洒在院中,白墙,白花,还有中间的一袭白衣。在那低声轻语喃喃的人,已经不再是郭奉孝。

相遇至今不过是这么一会时候,他们,是何时开始的这种缠绕?明明是两个这么聪明的人……可惜是太过聪明了。

数日后我无意中进入郭嘉的书房,他书台上放着一个小巧玲珑的雕瓶,里面有一枝孤零零的百合开得正艳。

太白,太美,太孤独。

08

我从不问郭嘉他与曹操的关系。或许是单纯不想知道,又或者是不忍心知道。

那终究是郭奉孝自己的事。

-------------------------------------
建安二年,曹操讨张绣失败了,袁绍又趁机写信羞辱,士气低落。

那是我的第一场仗,沙土纷扬,血肉层叠,腥味弥漫。我感到恶心。那些被迫的又或主动的在战场上拼杀的士兵,一仗下来,脸上血水模糊,再认不出你我。

战争是统治者的武器,那么替他们拼杀的士兵,曾经是安乐的平民的士兵,又算是什么?他们多半人的结局,终逃不过一个“死”字,他们多半人,终成为堆积的血肉中的一个,而这些,不过就是统治者的一声令下。

我感到恶心啊。

而郭嘉呢,我只能瞥见他于高高在上的城楼,立于曹操之侧,再看不清脸上表情。

可他啊,小时候明明是连动物死亡都不能接受的人。
--------------------------------------

上层的军官们开了个会,一直聊到晚上。我等得不耐烦,就出去在开会的军帐旁转悠等郭嘉出来。刚到帐旁,却发现会已散,离我不远处正站着曹操和郭嘉。

我看见曹操半搂上郭嘉的肩,为他轻柔挽起鬓前散发。

月色迷茫了他的眼。

曹操低声喃着什么,我只依稀听清一声“奉孝”。

再有的,就是郭嘉脸上那些许温柔笑意。

我低叹着离去。这月色下,本就只属于他们,在不容有他。

翌日,我听闻郭嘉在会上提出了“十胜十败论”,大大鼓舞了军心。我几乎能想象当时郭嘉的神情,一定熠熠生辉,在他说那十胜时,一定也是坚定地望着曹操。

这或许是上天的指引,注定的缘分,说不清道不白。在遇见曹操之前,我所知道的郭奉孝是完全不一样的,没有那么固执,没有那么轻易地表露感情。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曹操,我只是选择了跟随郭嘉。曹操是当之无愧的奸雄,郭嘉也知道,可他从没有背弃过曹操。

他是最忠诚的。

09

有了“十胜”,曹操终于放心的去打袁绍了。

其实我对那十胜多少有些嗤之以鼻。不过曹操因此更喜爱郭嘉了,行则同车,坐则同席,对于郭嘉那些散懒惯的不拘常理的行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建安三年,刘备来依附曹操。

在郭嘉的要求下, 我从军营搬到了郭嘉院中, 一本正经地在曹操眼下扮演郭嘉的仆从。

曹操一得空闲就来院中坐, 还愈发放肆地表露出对郭嘉的爱意。郭嘉总是回避。我见过郭嘉看着曹操发呆的模样, 眼里全是迷茫和小心翼翼。

其实他还是那个聪明的郭奉孝, 他都明白的, 那些小心足以证明。只是有时候不是单单明白就可以的。

于是那天我看到曹操皱眉走进院中是心里就“咯噔”一下, 虽然眼前百合拥簇, 却没了打理的兴致。

我犹豫了一会, 还是进了院。

“古人有说:‘一日放纵敌人,便成数世祸患。’宜早些建立恰当的位置。”郭嘉的声音有些激动。

“吾意已决,多说无益。”曹操雄厚的声音。

“主公!……”

“吾等已定不杀刘备,为的是圣贤之名。既如此,只有让人心服于自己,才算真圣贤,软禁不可取!”曹操放大了声音。

“刘备得人心之多,定是祸患啊!”

“够了,郭奉孝!吾为君主,你不过一谋士!放纵如此!”

突然没了声音。我暗暗握紧拳头,心下凄凉。曹操终究是曹操,高高在上的君主,郭嘉权职再大,不过就是为他卖命的有利用价值的人罢了。

曹操是那么有野心的人啊。即使真的爱又怎样。郭奉孝是小小的军师, 曹孟德是王。这是所谓的爱。

如此聪明的郭奉孝,他明明都知道, 为何落得这种地步。

-----------------------------------
建安四年,刘备借趁袁袁术北投袁绍之机,主动向曹操请求前去截击。此时恰好郭嘉、程昱不在身边,曹操就同意了刘备的请求。

郭嘉回来后大惊失色:“放虎归山,怕要生变数啊!”

只是当时刘备已攻下下邳,举兵对抗曹操。

我想曹操是有后悔的,可他从没跟郭嘉说。

10

郭奉孝从来都是如此的绝世聪明。

阻止曹操杀刘备;看出了攻打吕布的胜机;阻止曹操放走刘备;认为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知策轻而无备,必死于匹夫之手;冀州平定,建议多作用当地官员,冀州很快安定。

没有一条是错的,全都被郭嘉言中。可惜曹操终有一些事没听进去。郭嘉从来没有动摇过忠君的心,可曹操却未必会信郭嘉。爱的越冲动的人,爱的越浅。

时光流转,曹操势力渐大,所顾之事也越来越多,以前的行同车坐同席也不再出现了。

建安九年,郭奉孝被封洧阳亭侯。

封一个候,他用了九年。

当我走进郭嘉的帐里时,看到的是寂寥。他看着书,但我知道他在发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精打采的郭嘉。我心疼啊,可在曹操的问题上,他从不听我的。我突然很愤怒,我知道,曹操忙于政务,很多天没有来见郭嘉了。可真的只是忙于政务吗?!郭嘉是鬼才,谁知道多疑的曹操会怎么想呢?

我朝他喊:“郭奉孝,别让我看到你的颓丧样!我早就问过你,为什么要跟曹操,值吗?!他是奸雄,他没有宽阔的胸怀,纵然可以是乱世霸主,可于你又有什么用?”

郭嘉突然起身,将我一拳打翻倒地。

我仰面躺倒在地上,肆声大笑。

郭奉孝啊郭奉孝。你怎也落得如此悲哀。

“他是我的主上,如此而已。”他说。

11

郭奉孝变了太多。往后的一些日子里,我总是这样想。

建安十二年,袁尚、袁熙逃入乌桓,曹军诸将都说袁尚已如丧家之犬,关外胡人不会支援他们的。如果再做远征,刘备必然会挑拨刘表袭击许昌,怕有变数。

此时的刘备经过数年的休养生息,在荆州刘表的身边又积聚了相当的实力。以曹操对刘备的了解和他自己的多疑,有理由担心自己孤军远征之际,刘备会在背后发难。

这时,郭嘉又说:“诸公所言错矣。主公虽威震天下,沙漠之人恃其边远,必不设备;乘其无备,卒然击之,必可破也。且袁绍与乌桓有恩,而尚与熙兄弟犹存,不可不除。刘表坐谈之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刘备,重任之则恐不能制,轻任之则备不为用。虽虚国远征,公无忧也。(注①)”曹操茅塞顿开,抚掌大笑:“奉孝所言极是。”

浩浩荡荡的大军又踏上征途,此时的我经过数场战役已升至将军,而这场仗曹操带上了郭嘉,我便一直跟在郭嘉左右。

但见黄沙漠漠,狂风四起;道路崎岖,人马难行。我看着郭嘉一日日消瘦下去,也急不了什么用。曹操虽把他带来,但路途上并没有来看他。郭嘉就整日整日的看着马车外纷扬的风沙发呆,饭量一日一日减少。他身子本就不好,水土不服,又加上……其他的原因,身子因赶路的漫长终于拖垮了。

曹操终于来看他。郭嘉掩面不去看他:“主公,奉孝现在染病不起,若无事还是不要长待了。”

曹操过去抓他的手,眼角红着:“因我欲平沙漠,使公远涉艰辛,以至染病,吾心何安!”

“某感丞相大恩,虽死不能报万一。”郭嘉说,语气里却有淡淡疏离。

曹操说:“吾见北地崎岖,军师又已染病,意欲回军,若何?”

郭嘉突然正色:“兵贵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而难以趋利,不如轻兵兼道以出,掩其不备。但须得识径路者为引导耳。”

曹操久久看着郭嘉,叹气。“然,你留于易州,莫随军行路了。”

郭嘉留在易州养病,我继续随军前行打仗。离别前,他跟我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曹操,但是我既确定了,就不能改了……”
-------------------------------
一切都如郭嘉所料,曹操终于彻底平定北方,统一整个黄河流域以北地区。

一平定北方后,曹操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回易州。我也是心中焦急。

回到易州后,我随曹操进到郭嘉养病的院里,转悠了一圈,却没见到人。

“曹公……郭军师他……已死数日……”一个下人上来说。

曹操“砰”一下一脚踹飞那下人。

晴天霹雳。郭奉孝死了?那个聪明绝顶的郭奉孝死了?

曹操的嘴唇微微开启,我听到一声“奉孝“,犹如烟雾缥缈。
---------------------------------------------------------
郭嘉死了。曹操那天直直倒在院中,被人扶下。

数日后,我于郭嘉陵前见到了憔悴的曹操,他悲切地大哭:“奉孝死,乃天丧吾也!”

我在旁边看着,心中伤痛与感叹交织在一起,想起郭嘉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知道你不喜欢曹操,但是我既确定了,就不能改了……”确定,确定的是什么?……

曹操回过头来看我们:“诸君年齿,皆孤等辈,惟奉孝最少,吾欲托以后事。不期中年夭折,使吾心肠崩裂矣!

“哀哉奉孝!惜哉奉孝!痛哉奉孝!”

郭嘉的侍人走上前来,递给曹操一封书:“郭公临亡,亲笔书此,嘱曰:主公若从书中所言,辽东事定矣。至于百合,郭公道:主公知晓。”

曹操拆书,手颤抖着,点头又摇头。

郭嘉所生最后的遗嘱,仍是为了这天下和他的主上。

那枝百合被曹操接过,放在脸旁,随他的手一起颤抖,依稀间我看见一滴泪落入花芯。

12

郭嘉死了,我便离开了曹营,寻回之前的隐居地,那儿已经被战火烧毁。我重建了一座茅屋,来度过我的余生。

我一直都在回忆。我更像是一个旁观者,来到这个世界,却只是观看了别人的一生。

曹操在郭嘉死后的悲痛我一直记忆犹新。郭嘉终究是没错的,他确定的人,他想做的事,都是没错的,曹操一定是爱郭嘉的,只是这爱后面是否有几分忌惮,谁也说不清。
---------------------------------------------------------
郭嘉死去的第十三年,我到山上的空坟去祭郭嘉。

“郭奉孝,如今曹丕篡汉,你想要的大业,终于有点规模了。”我坐在杂草横生的坟头,喝着酒,跟郭嘉说着话。

“我一直以为,你遇到曹操后就变了,其实是我错了。你一直都没变,我只是忘了,你从小就是很倔的人……”

还在村里时,有一次一个小孩笑郭嘉死了爹,还侮辱郭嘉的娘,被郭嘉好一顿揍。后来他找人来打郭嘉,郭嘉生生被揍晕过去,却一声不吭一直不求饶。

“而且,你的感情,也只对曹操表露……曹操,曹操,是了,我当时或许有些嫉妒他,毕竟我与你一同长大,你都没这样对过我。你太纯粹了,认定的事,就倔到底,忠诚到底……其实,他一直都很信你的吧。你只是被我说的起了疑心,对不起……”

郭嘉嘴上倔,可到最后还是对曹操多了几分防备,我看得出来。他们终究还是越走越远了,在这乱世中,纯粹的爱恋终究得不到祝福,更何况他们跨越君臣、性别的依眷。是的,依眷,我想郭嘉对曹操更多的应该是依赖和眷恋,他毕竟是缺爱而早熟的人,难得能遇到像曹操这样强大得能让他依靠的人,便飞蛾扑火一般地爱上了。

还记得在曹操强而未盛的时候,每年开春,他总带郭嘉去河边放灯。他记得郭嘉的一切喜好,他会紧紧牵着郭嘉的手,拉着他在夜市中穿行,找到郭嘉爱吃的小食,亲自排队,亲自送到郭嘉嘴边。郭嘉总是兴奋地耳尖冒红,会变得很柔软,会笑着依在曹操身边说很多很多话。热闹,是郭嘉太缺失太渴望的东西。然后他们就随人流慢慢涌到河边,买一个花灯,一起写下他们共同的心愿,然后放入河中。曹操会揽着郭嘉的肩,他们会依偎在一起,安静地看着花灯漂远。

这时的他们不是曹丞相和郭军师,他们只是两个普通的恋人,好好享受这与对方在一起的时光。可他们还是曹丞相和郭军师,所以他们不是恋人,也不曾有过肌肤之亲。他们做过的最过分的事,不过就是一起手牵着手走在街上。

曹操曾问过郭嘉:“待天下太平,你可愿与我偕老?”

郭嘉没有回答,或许聪明如他,早已料到自己已等不到那天。

郭嘉早看得分明,却任自己一再沉沦。

“对了,曹操,他今年死了,你们君臣也可以相见了。”

我将酒撒在坟头,起身,朝山下走去。

待得明年嘉期,再来一叙。

END.

注①:胡人自恃偏远,现在必然没有防备,突然发动攻击,一定能够将他们消灭。袁绍对胡人有恩,如果袁尚还活着,他们一定帮忙,迟早是隐患。现在袁家的影响还很大,这个时候南征,如果胡人有行动,我们的后方就不安稳了。但刘表是个只知坐谈的政客,他自知能力不足以驾驭刘备,所以必然会对刘备有所防备。现在虽然是虚国远征,但一劳永逸,就再也没有后患了。 

评论(4)
热度(41)

© 江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