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我只是一个庸人。”

主hp/全职/悲惨世界/lovelive
心头肉cp:ER/周翔/德哈/勋桃
涉猎史圈(三国/古希腊);沉迷音乐剧

写文和翻译都会一点点
圈多且杂,冷圈冷cp专业人士

关于

[HP/DH]十九年后05~06

战后,非原著向,重设战争后走向,ooc

00~02  03~04

*

05  罗恩·韦斯莱

罗恩最近都窝在和赫敏一起买的房子里,作为火箭炮队的队长,最近这一段没有赛季的日子对于他来说真是无聊透顶。平时的训练?哦,得了,他为了他亲爱的好哥们特意请了一星期假回伦敦参加婚礼,想着顺便好好叙叙旧,然而……哈利在婚礼过后就人间蒸发了。

至少他还没不厚道的逃婚,不是么。

罗恩在沙发上艰难地翻个身,这时,茶几上的双面镜震动了。

赫敏在镜子那头朝他皱眉:“罗纳德,从房子里出来,你快发霉了。”

“出去干什么?”

“去找哈利,这已经好几天了,别让他出事了。”

赫敏还是这么焦虑哈利,这是哈利留给她的后遗症。

“赫敏,哈利他是个成年人,才几天,他不会出事的。”罗恩说。

“你忘了那时候哈利……”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况且他现在和金妮结婚了。”罗恩打断了她。

“你觉得哈利和金妮结婚代表着他放下了马尔福?”赫敏不悦地说,“我想我们都看得出没有,而且,正因如此,金妮恐怕会勾出他对往事的感情。”

罗恩与双面镜那头的赫敏对视了一会,最终举手投降:“好吧,你猜他现在在哪儿?”

 

罗恩走在麻瓜的街道上,路灯昏黄,看上去年久失修。

他荒废了一天用来寻找他的老友,除非哈利跑去马尔福庄园睡觉,否则他已经笃定哈利就在他此行的目的地。

战后哈利在麻瓜界买下的房子。

为什么会笃定呢……大概他知道他的好友躲猫猫技术一直不太好,哪像那个马尔福。哈利一直找了他十五年都没找着。

其实除了哈利自己,也没有谁相信他能找着。可是谁也不敢说,因为那段日子的救世主像疯了一般,他们还得时时刻刻提防哈利对他自己做出过激的行为。也就是那段日子给赫敏留下了一天不见到哈利安然无恙就不安心的后遗症。再后来?……大概就平淡了吧,哈利好像开始向事实妥协,或者绝望。

然后每个人都假装日子步入了正轨,试图忘掉战争,鲜血或者尸骨……

可哪有那么容易。

罗恩叩响了哈利住宅的门。

战争磨平了所有人的激情。若是在往日,哈利在跟自己妹妹结婚后消失不见,自己早就气冲冲地逮着他问事了。若是在往日,自己也没这么耐心找人找一天。

门外几片树叶刮过罗恩的脚踝,门内一阵窸窣,随后,门开了,露出哈利乱蓬蓬的黑发,明亮的绿眼睛。

“梅林,你不烤点火吗?”罗恩看着凄冷的屋内,壁炉像是很久没有清理了。

“清理一新。火焰熊熊。”哈利看了罗恩一眼,没有多余的言语便转过身去对壁炉施咒。

罗恩在又硬又冷的沙发上坐下,眼睛一直盯着哈利,看着他施咒,走过来,坐下。

看得出哈利现在不太开心。罗恩默默下结论。

“赫敏叫你来的吧?”哈利说。

罗恩点点头。这显而易见。但是赫敏并没有交代任何事情,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或许金妮是个可提的话题。

“赫敏她担心你出事,她在这方面有些焦虑,你知道的。”他舒展开自己的腿,“你这几天在干什么呢?”

“我不会出事的,让她放心。”哈利说。

瞧,避开了他后一个问题。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哈利开始给他们距离感,大概就因为总是避开他不想回答的问题吧。自从马尔福成了战争中的间谍,哈利的秘密就越来越多。

马尔福永远都是那么讨厌,罗恩想。

罗恩撇撇嘴,“哈利,你就打算这样下去?远离陋居,远离金妮?如果你还爱着该死的马尔福,就不应该和金妮结婚。担起你的责任,哈利。”

“我……”哈利顿住。

罗恩知道这件事背后多少有点他们韦斯莱自己的责任。他知道自己妈妈啰嗦起来有多烦人,他也见识过莫莉半问半逼地与哈利聊结婚的事。莫利总是想让哈利娶金妮,谁都受不了那逼婚的架势。还有金妮……他执着的妹妹。

事实上他一直都不赞成金妮对哈利的感情,因为他深知马尔福对哈利的魔力。他不知道为什么金妮在见识了哈利对马尔福的疯狂后还坚持这份感情……

“我不可能和金妮在一起。我很抱歉,但是……”

“老兄,我没有指望。你当初就应该逃婚,想想看,几天之后的头条,‘哈利·波特离婚了,在结婚不到一星期后’,哦,梅林。”罗恩将右脚搭上左脚,打断了哈利。

哈利抬起头愣愣地看着罗恩。

“我给你带来了金妮的一些话。”罗恩终于对哈利展开一个笑容。

 

自婚礼后罗恩第一次见到金妮是婚礼三天后了。

金妮看上去一切如常,只有稍微蓬乱的红发和微红的眼眶暗示着这三天她的生活。

这三天罗恩一直留在陋居里,却一直没见到自己的妹妹,哪怕是吃饭。

对于哈利的消失,反应最大的只有莫莉,除她之外,所有人都对此沉默。

其实他们都明白的,金妮,哈利,马尔福。

他们不忍心埋怨金妮的痴心,却又没资格责怪哈利的消失。韦斯莱最对不起的人,大概是马尔福。

那天金妮下到起居室,对罗恩说:“去跟哈利说吧,他想要怎样都可以。我不会阻碍他。”

罗恩惊愕地望向她:“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金妮低下头,掩盖住一切表情:“想离开也好,想离婚也好。权当是一场闹剧就好。”

罗恩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的目光在金妮身上上下打转,看见她的手半掩在裙褶中微微颤抖。

“金妮?”他说。“你别开这种玩笑,你才刚结婚三天!离婚是这么随便的事吗?这婚难道不是你要结的?你……”

金妮猛地抬起头,光线把她眼里的泪水照得分明。

“是,我是想和哈利过一辈子,我做梦都想,但是这婚哈利他不是自愿的,是我们逼他的,不是吗?罗恩,其实我一直都把这婚礼当做一场闹剧,在结婚前就知道了!我知道哈利不会属于我。我只是想圆了这最后一场梦,至少我曾经穿着婚纱站在他旁边过,这就够了。这最后一场梦完了,我也该醒了。”

 

哈利静默了一会,火光起落照得他神情晦明。

“谢谢。”最终他说。

罗恩叹了口气:“其实当初不论我们家逼得多紧,你都应该死咬不答应的。不过,不会有人怪你的,这是金妮自己的选择。”

炉火渐渐温暖室内,火光时不时跃动着。

“你接下来打算干什么呢?”罗恩说。

哈利的视线无目的地扫过茶几,摇了摇头,说:“我只想找到他。这个信念本来已经淡下去了,最近却又重新疯狂地占据我的大脑。”

哈利的视线重新回到罗恩身上:“就好像,这一次,我真的可以找到他。”

罗恩凝视着哈利,好友的言语让他从心底感到悲凉。

“他到底有什么好。”他忍不住说。

“是啊。”哈利喃喃道,“他明明是个混蛋。”

 ---------------

“明天诺特派我领头出战。”隐蔽的丛林里,德拉科刚换影显形落地后便说。

黑暗中哈利的魔杖尖发出一点荧光,照亮德拉科苍白的脸。

哈利眉头紧皱,神色倏然紧张起来:“怎么?!”

“狐狸老奸巨猾,诺特一直都没放下对我的怀疑和防备。这做法是有点冒险,但可以很好的试探出我来,稍不慎就要露猫脚给他看。”德拉科的语调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

“……这样的话,你不能放松对我们的攻击,否则就让他更加明确了。”哈利想了一会后说。

“而且最好要杀几个你们的人。”德拉科转头望向哈利。

“……”哈利握了握拳,“我们这一战一定要杀了诺特。”

沉默。

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将是德拉科与凤凰社的第一次正面相碰。本来德拉克虽然加入了凤凰社的阵营,却仍不受待见。若是德拉科在这关键战役带头杀死凤凰社的人……哪怕是被迫的,凤凰社恐怕也会对德拉科……

“波特,没别的事我就走了。”德拉科说着,转过身,斗篷在枯叶上拉出刺耳的声响。

“德拉科!”哈利向前一步。

德拉科站住,没有转回身。

“明天,你……”

“我自有分寸。”德拉科说,举起魔杖准备幻影移形。

“等等!德拉科!”

“波特,你今天特别烦人。”德拉科不耐烦地转回身。

哈利注视着荧光下仍然耀眼的帕金色头发,再把视线转到那双灰色的眼瞳中。

“一定要安全。”

“哈?我还没有资格劳烦波特操心我的安全。”德拉科讥诮道。

“你有资格。我喜欢你,德拉科。在食死徒和凤凰社之间,活着。”哈利说,一双绿眸在黑夜中熠熠生辉。

德拉科没了声音,望着哈利,夜色模糊了他的表情。

 -----------------

“明明是个混蛋啊。一直以来只会讥笑讽刺我。可是……好像没了他的讥诮我也适应不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不是围剿食死徒的时候,其实更早的……霍格沃茨之战,有求必应屋,我没法做到抛下他;更早的时候,六年级的盥洗室,我下意识抛出的魔咒差点要了他的命,那一刻我清晰地后悔和恐惧,怕他就这样离去;或者,一年级的火车上,再或者,早在对角巷里,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那个用高傲掩饰友好的小男孩……”哈利低声而又清晰地说道。

罗恩看着自己多年的好友,只感觉陌生而无力。

他多么想摇醒面前的哈利,他多么想大声地告诉哈利那个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瞒着他的事实,好让他回到现实中来。可是那么残忍地打破哈利的希望,只会让哈利放弃生存。

他在帕金森决战的时候,分明看见一道绿光朝马尔福奔去。

 


06  赫敏·格兰杰

三把扫帚酒吧的门被推开,雨水随门的开关渗进来些许,无力地躺在地上,被丝毫没有沾染潮湿的靴子趟过。

赫敏取消了身上的防水咒,举目找到坐在角落的哈利。

哈利像是感应般抬起头,朝她勾起嘴角一笑。

“久违的酒。”哈利在她落座后说,顺便将装黄油啤酒的酒杯晃了晃。

久违的笑。赫敏在心里说。

赫敏是真的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哈利这么轻松的模样了。她突然觉得今天会发生一些特别的事。女人的直觉。

然而哈利在说完那句话后便再没出声。雨声活像催眠曲,酒吧里异常的安静,只有低语和酒杯碰撞的声音。

对了。赫敏想,今天不是霍格莫德开放日,学生们都在上课呢。

哈利似乎和赫敏想的差不多,他扭头看向窗外,透过淅淅沥沥的雨水,只能模糊地望见为霍格沃茨特快铺设的铁轨横在不远处,延伸到黑湖附近。哈利发出叹息似的声音。

久违的霍格沃茨啊。

今天不是霍格莫德开放日,同时也不是休息日。赫敏请了半天假来喝酒。哈利要找她谈谈,而她甚至没等到周末,因为她不想让哈利有时间反悔。别说哈利主动要求谈话,哪怕是被动都极少。

可是哈利现在什么都不说。而她不想荒废宝贵的半天。

“罗恩都跟我说了。”她张了张口,最后决定什么都不铺垫。

哈利转回头来看着她,眼里居然带了点讶异和笑意。

自战争结束以后,赫敏很少这么直白过了。她是一个政客,习惯于拐弯抹角;同时顾忌了哈利自那以后的焦躁。

可是哈利更喜欢这样的赫敏,久违的赫敏。直接,果断。

“恩。”哈利答道。

“你要找我说什么呢。”赫敏继续直接的谈话。

“唔。”哈利又转过头去看窗上破碎的雨滴,“我要离开英国。”

赫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我要去找德拉科。”哈利低声而确切地说。

又是这种话。赫敏看见哈利的脸在酒吧明亮而温暖的灯光下显现出柔和的假象。

“……”她不想打击哈利或者挑起他的愤怒。但是她也不再想听这种话。“哈利。你找了他十五年。一无所获。”

哈利猛地转回头,一双绿眸在镜片下显得冰冷。

“他只是在生我的气。我答应他,我答应他保证使帕金森和扎比尼不进阿兹卡班。可是我没有做到。他只是在生我的气,不见我。我会找到他的。他只是在生我的气。他还在某个角落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他!”哈利有些语无伦次地说,语气急促。

偏执和恐惧,淋漓尽致。

赫敏有些惊恐地看着哈利,她甚至不确定现在的哈利是否正常。

“他有可能死了!清醒点,哈利!”她吼道。

哈利的表情一瞬变得狰狞,他喘息着低下头。

“他不可能死了。”

他偏执的认为,德拉科还在哪个地方等他。他的德拉科,只不过是在生气。

德拉科第一次当间谍,为了保护自己的亲情。凤凰社失信了。

德拉科第二次当间谍,提出的条件是为了偿还自己亏欠的友情。凤凰社再次失信了。

所以德拉科很生气,生气到不肯见他。他固执偏执地这么认为,哪怕十五年过去了,他身旁仍旧空空如也。

他怎么可能相信德拉科死了?那个金发灰瞳的男人一直活在他的梦里。

哈利抬起头。“他不可能死了。”仿佛是为了确认一般,他盯着赫敏的眼睛重复道。

赫敏静默了。

她亲眼看到的。事实上,很多人都看到了,除了哈利。他们都看到那道绿光朝马尔福的方向飞去,而马尔福向地上倒去。

可她怎么能说出来呢?十五年了,没人敢告诉哈利。没有人怀疑哈利知道了以后会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们僵持着看着互相。酒吧内的温暖与窗外连绵的阴雨形成强烈的反差,在安静中雨声倏然放大,夹杂雨点不断着拍打在窗上的声响。阴冷似乎从窗缝中挤了进来。

“我一直都在英国找他。”哈利突然开口。“现在我想去别的国家找他。”

赫敏沉默了一会,说:“你怎么又突然要去找他了。你明明很久没有提到这个了。”

“我做了一个梦。”哈利说,“我梦见那时,帕金森决战前,我和德拉科一起讨论战后环游世界。”

 --------------

阴雨连绵的夜晚,室内摇曳着火光。

“最迟,下星期。最后的决战,我们会攻入帕金森庄园,食死徒的总部。”雨声淅淅沥沥,哈利的话语冰冷而决绝。

沉默令人窒息。德拉科发出低低的声响,似叹息,似低笑。

“终于要结束了。”他说。

终于要结束了,这场令人劳累的战争。

还有他和德拉科这种无法叙清的联系。

可似乎心有不甘。为那次无疾而终的告白。好像还希望着能有一丝一毫的回应,哪怕是拒绝,也不要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哈利倏然起身,朝德拉科俯下身去,指尖停顿在他的睫毛上方。

睫毛下是浓郁的黑眼圈,多少个容光焕发咒也无法遮掩。

一刹间哈利觉得自己的心脏狠狠收缩了一下。

他最终直起身,指间再没下去一分一毫,从空洞中收回来,攥满空气。

“别受伤。”他说。声音不经意间泄出一点颤抖。

哈利转过身,准备离开。他没有看见德拉科在他转过身去时缓缓抬起头,灰瞳中有隐忍的留恋。

“哈利·波特。”耳语般的声音被雨声揉得破碎,却还是被哈利敏锐地听到。他转过身,带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热切。

绿眸对上灰瞳,炉火和着雨点的节拍跳跃在互相的眸子里,如多少年来梦里百转千回的想往。无需多言,就已知晓。

“战争结束后……一起离开吧……”德拉科轻声说。

哈利定定的望着德拉科。

一起,他说一起离开这个给他们带来太多麻烦的英国。

“好。”哈利忍不住微笑起来。“我还没出去看过啊,巴黎,威尼斯,苏黎世……我都想去看看……”

德拉科也站了起来,凝眸看向哈利。

“我陪你一起看。

“哈利。”

 -------------

在哈利的讲述中,赫敏长久地沉默着。

最后,她抬起头,像是下了决心一般:“那你就去找他吧……”

既然他许你一诺,要陪你看这世间美景。

她毕竟是个感性的女人,又是一个旁观者。他们的故事,她无法插足。如果哈利执意,她也不可能阻拦的了。

雨有停歇的迹象,黑压压的云层被勉强撕扯开来,翻出白絮。

她默默祈求梅林善待哈利。 


tbc.

注:“------”用来分割回忆与现在


评论
热度(23)

© 江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