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我只是一个庸人。”

主hp/全职/悲惨世界/lovelive
心头肉cp:ER/周翔/德哈/勋桃
涉猎史圈(三国/古希腊);沉迷音乐剧

写文和翻译都会一点点
圈多且杂,冷圈冷cp专业人士

关于

山河永慕(曹郭)-上卷/2

三国人物同人,背景古代架空河图-山河永慕歌曲衍生

前文戳Tag曹郭山河永慕或→第一章  初雪

这篇文由于时间原因将变成龟速更新文……我希望不坑,我尽力写……

坚信失踪人口总是会回归的


bgm:山河永慕

*

万人之中我独望见你,从此再无来时路。

 

第二章  三年初见

“主公,今早派去西院的仆人全都被郭谋士打发回来了。”

曹操拿筷的动作一顿,抬眼望着碧落:“他有没有说原因?”

“没有。”

“……我知道了。”他将筷尾一合,伸手去夹菜,吃了几口后又顿住,说:“以后每日的餐食给他备好,每月用品配给要充足,其他的随他的性子去吧。”

碧落应了,他复落筷,眉峰却是不自知地敛起。

午后他往西院去,日头尚好,万物在冬阳之下镀上晴暖的色调。院里寂寥,冷冽空气被寸金暖阳凝固,青瓦切割开斑驳光线,时光变得零碎不可闻。正房无人,他脚步踏在青石板上声音响耳,绕着院子来到寝房门前。

时间与声音的双重寂静中,他只觉自己呼吸声都在耳畔不断放大。静站了一会儿,他抬手轻轻推开房门。

除却被整理干净外,房内与之前无人居住时并无多大不同,冷清之色几乎与房外院内一致。倒也与屋主人气质相称。

曹操走到里屋,首先入目的是铺落在枕边的三千青丝,往下寻去才见那被发丝掩了半边脸颜的精致面容,与青丝形成强烈对比的苍白,似是无论如何也捂不热的白玉。他忽觉不受控般朝床边走去,半俯下身子,望着那闭上的眼角的上挑弧度。他突然想伸手去沿那带着淡雅韵意的眼梢描上一描,却终是忍住,只深深望了一眼,转过身不再去看郭嘉的睡颜。他的脸正对上窗口,见到窗底下木桌上放着一台琴,似是上好桐木制成,花纹雕饰内敛含蓄却精致好看,琴身线条流畅优美,做工太过精细,以致与郭嘉其他所拥有之物格格不入。郭嘉其他物品皆极朴素,这琴怕是他最贵重之物。

他想到郭嘉修长十指拨动琴弦应当是极为好看,又奇怪自己的思绪乱飞,摇摇头从桌上随手拿起一本书便站在窗台前翻看起来。

阳光照在拿书的手上并未带上多少温度,在屋内待久了,便觉阴寒随冷清攀附上身。曹操想起郭嘉冰凉似雪的指尖,正想着去摸郭嘉的被子是否够厚,一转身便撞上郭嘉一双水光潋滟的眼眸,带着刚睡醒的朦胧与毫不设防,没有那么多的淡泊和平静,却更加真实而生动。

郭嘉一睁眼便看见曹操立在屋内窗前,斜进窗口的阳光融进他凌厉而深邃的轮廓中,紧接着那如墨星眸看向了自己。纵然是他也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看着曹操走近床边。

看着郭嘉带了点孩子气的神情,曹操声音不知不觉地放柔:“屋里这么冷,被子可够厚?”

郭嘉撑手坐起身来,微仰头望着近在床边站着的曹操。光线为曹操高大挺拔的身影镀上金边,隐隐流露出一种睥睨天下的威严与气度。他点头,翻开被子,露出白皙细瘦的脚踝,伸腿踏进床边鞋子里。

“足够了,毕竟是府里的东西……”他说道,声音因刚起床的口干而带了些嘶哑,站起身来拿过床头的外衣。

曹操皱眉,环顾屋里,视线触及窗前桌上的杯子。“屋内也没人给你烧热水,大冷天的,水怕是早凉了。”

郭嘉闻言微愣,抬头望了一眼曹操才道:“不打紧,劳烦主公多心了……”正把外衣披上,动作又停,去柜里取出那件狐裘大衣递给曹操:“多谢主公昨日关心,这狐裘甚是暖和。”

曹操却不接,只是盯着郭嘉的眼睛说:“暖和就好。”

郭嘉也不避着他的目光,静静与他对视,拿着狐裘的手仍然悬在空中。

“这狐裘送你了罢。我身子好,大多时候都用不着;倒是你,单薄得紧,又没一样够厚的衣服……”曹操只好又开口道,“我还要让下人替你添置几件冬衣棉袍。”

郭嘉垂下眼帘,掩去了眸中波动,慢慢地将手收回来,手指收紧将狐裘抓出褶皱。

“有这一件就足够了,不必再买。”他说,“这么多年冬天都是如此,阴寒是早已习惯的了……嘉身子还没有那么弱。”

他再次抬头的时候,曹操见他眼中仍是一潭平静清水,可曹操觉得那表面下隐藏了些他所不知也道不明的东西,被冬阳反射出绰绰光影,动人而模糊。

他说不清郭嘉给他的感觉。

那单薄的身子下似乎有着谁也无法撼动的韧骨,刻着决绝的偏执。

他凝视着郭嘉:“为何什么都不要?仆人也不要……”

郭嘉微抿薄唇,说:“今日主公来的这般突兀,莫不是只想问嘉这个?”

他道:“是。”

郭嘉沉默了几秒,目光收拢投诸于手中狐裘,语气突然有些生硬:“嘉不要施舍。想要的便自己去拿,向来如此。”

向来如此,他早已习惯独身一人。施舍在他眼中不过意味着强制性的回报,不求回报的施舍于他太过奢侈。

“主公为何对我这么好?”他五指攥紧厚实而华丽的狐裘,“荀兄对我说过,主公从不留人住在府中。我是第一个。嘉只是谋士之一罢了,并无特别之处,而今还未曾为主公出谋献策。”

这是扰动他心的疑惑与不安,是温暖又危险的火源,是他所无法容忍的不可控的因子。“……为何呢?”

他却听见了曹操的低笑,在冰冷的空气里迅速灼烧开来,他猛地抬头,撞进曹操黝黑的眼眸,深沉中暗藏的一切汹涌波涛都化作了柔水三千,溢满了他苍白的脸颜。他的心猛地一颤。

“怎么会没有特殊之处?”曹操的声音低沉,语气放得无比轻柔,“奉孝。奉孝不记得了吗?”他紧紧盯着郭嘉的眼睛,又朝郭嘉走近了几步。

“我们并非初见啊。”

即使那风韵流转的桃花眼就近在眼前,可他仍看不清郭嘉眸中的情绪。

“三年前的初春,”他说,“奉孝便已经到了这西北魏地了吧。

“既早已至,为何又对荀彧说恰到此处?为何……隔了三年才来投效呢?”

这三句话像投水之石,漾开郭嘉眼中一层层眸光。

曹操嘴角带上笑,只觉心绪也随着那波动的眸光晃荡开来,缓缓触到沉在记忆中的那惊鸿一瞥。

“三年前的早春市集,在人群熙攘中我看见过你。”

这是古早的,本不值得被保留的记忆。

他凝眸注视身前人婉转勾起的眼尾梢。仿若在那儿盛满了一尾金阳,溢在了这阴寒的屋内,也溢在了他开始颤动的心间。

不符往常的心跳带来虚幻的暖意,而这种暖度恰好,就如他初见郭嘉的那日的温度。

这是湮没的,本不值得被记起的回忆。可当他看见那眼尾微勾的桃花眼时,一切感觉都脱离平常地生动起来,像是回到了三年前那一瞬。

“那日人很多。我只是在人群中随意一瞥罢了。”他说,“可只是那一瞥,我便看到了你。或者说,只看到了你。”

一袭白衣立于人流之中,即使并无动作,他也能平白感觉到那人的清冷干净,气质与周围之人格格不入,只在一瞬之间便攫住了他的目光。

明明那么多人隔在他们之间。可郭嘉是那么显眼,显眼得让他一眼便望进了那一双眸色浅淡的桃花眼,像是揉碎了星辰洒进了眼瞳,眼角勾着流转的星光。

他们的视线隔着千万人相触,像是铺成一道跋山涉水的路,让他觉得等踏过了这水万山千,终点就是那人的身边。

万人之中我独望见你,从此再无来时路。

那一双独一无二的桃花眼给他留下难言的莫名的又无比深刻的印象,连同着那日周遭的一切:嘈杂的人声、早春的暖意、和煦的日光,和那眸子里他看不清读不懂的韵意。因那一双眼眸起,他将那一天的一切都揉进了心里。

一直到荀彧将那人带到了他面前,让他在岁月的沙尘中翻出了日久弥新的那双眸子,和眼前的含韵桃花眼重合在一起。

原来他叫郭嘉。

“奉孝不记得了吗?”他说着,看向郭嘉的眼中专注,像是透过那挑动人心的眼角看见了那日烙在记忆中的眼神。他抬手抚上郭嘉的眼尾,指腹上的薄茧触红了细腻敏感的皮肤,将那双桃花眼衬得更加明艳动人。

他的眼神一时变得朦胧而迷惘,开口喃喃道:“原来你叫郭嘉。”

——本章tbc——

评论
热度(31)

© 江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