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我只是一个庸人。”

主hp/全职/悲惨世界/lovelive
心头肉cp:ER/周翔/德哈/勋桃
涉猎史圈(三国/古希腊);沉迷音乐剧

写文和翻译都会一点点
圈多且杂,冷圈冷cp专业人士

关于

山河永慕(曹郭)-上卷/1

·三国人物同人,但历史背景为古代架空,不采用三国历史

·脑洞来自河图《山河永慕》,算是歌曲衍生。

bgm:山河永慕

*

时候未到。


第一章 初雪

熹光中魏府仍未苏醒,长雪寂寥了空院冉冉于晨曦。半刻佣人活动起来,隐有倏忽细响传至耳畔。曹操半醒,慵懒地坐起身,目光在窗外聚焦半晌。窗台上落了些雪片,外头光线被白雪反射得更加耀眼,穿透窗纸湮没在他的眉眼中。

侍女碧落悄声入内,见他已经醒了,便低头恭顺地说:“主公,可要起身更衣?”

许久未有应答,碧落抬起头,见曹操凝眸望着窗外,嘴角盈光,似勾未勾:“下雪了。”

“是,昨夜里雪颇大。”

“这是年冬第一场雪。”

“是。”

曹操转头看向她,剑眉明灭,依旧不掩逼人锐气。

“更衣吧。”

“是。”

她复低下头朝曹操走去,捧上准备好的衣服。

 

曹操用完朝食后踏出寝院,融于朝阳的初雪携了寒意倚于道上,更有细絮轻柔落在身上,湿冷穿透层层衣衫。碧落匆忙赶上来,手里提了一把描着文竹的油纸伞,另一只手臂上挂着狐裘大衣。

他接过油纸伞撑开,转身朝前院书房行去。初雪罢了,对他而言仍未寒冷到穿狐裘的地步。

行至书房门前,脱下斗篷抖落边角碎雪,正准备行入,院前传来踏雪声。曹操停下脚步,转身注视院门。不一会他的谋士贾诩的身影现出,微仰头望着殿阶上的曹操,眉头紧皱。

曹操微微抿嘴,开口道:“如何?”

“……灭族。”贾诩道,又快步上前,紧盯着曹操深邃而锐利的黑眸,“杨公府上满门皆抄,杨公九族俱灭。”

曹操一瞬握紧了拳头,敛下眼眸,掩去满目如墨深潭般的冰寒。

“自永宁帝登基以来,左右丞相相继被废,权贵势族皆被灭族。”贾诩继续说道,“而今他竟仍未有收手之意,杨公不过在东南一带颇有权势,竟也被连根拔起……”

“无人进谏?”

贾诩沉声道:“何人敢进谏?只怕下一个被灭族的就是自己。当今天下,只是皇上一堂言罢了。”

“此案牵连多少人?”

贾诩冷冷道:“在皇帝看来,怕是嫌少,区区近千人,血流成河罢了。”

曹操默然不语。

半晌,他抬眼掠过身前贾诩,目光投注于远处院墙素雪铺白下流出的原本一点朱红,低声道:“也不出奇。”

“主公。”贾诩语气愈发严肃起来,“朝中权贵几乎肃清,看来皇上要将目光放在地方封地上了。魏府……纵然再沉默无声,也怕是危险。我们……”

曹操收回视线,对上贾诩凝重的目光,缓缓摇头。

“还没那么快。”

时候未到。初雪罢了,素白仍未掩万千颜色。

他转过身,走进书房,身后贾诩踏雪离去,空留一地苍白。

日上辰时,留侍书房门口的仆人进来禀报:“主公,荀谋士求见。”

曹操放下手中书卷,朝他点头。仆人出去通报。曹操偏过头,见窗外雪未停,反有愈大之势。白雪纷飞淹没一切声响,安然的表面下一切寂静地凋零。院中悄无声息。

不一时寂静的书房内响起脚步声,曹操转回头,见荀彧迈步进来。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人。

曹操望去,正对上那人一双眼梢微挑的桃花眼,和转着眼角的淡雅韵意,眸色浅淡若寒霜孤月。

他似被那眼角的弧度微微勾动,刹那间人心氤氲。

“主公。”荀彧唤道。他回神,看向荀彧。荀彧将视线投以身后人:“这位公子名郭嘉,字奉孝。中原人,父母已亡,孤身一人流离转徙于各州之间。”

郭嘉朝曹操勾唇一笑,温雅有礼又礼貌疏离。水色薄唇映和着略显苍白的脸,挺拔的鼻梁连着淡色远山眉,墨画般的眉眼透出清冷孤绝之感,脱尘更胜纷扬初雪。似是数九寒天之上,明玉如水。

那双眸子又使曹操的心震颤起来,像是记忆深处猛然扬起层层飞沙。

原来他叫郭嘉。

“我与他已是旧识,知他智慧过人,恰好他到西北来寻我,而今主公正是紧需人才之时,便想向主公荐上一荐。”

曹操看着郭嘉身上朴素的青衫,还有几片雪花消融在他的肩头。对于郭嘉看上去略显瘦弱的身子,这衣衫在雪天未免太过单薄。

郭嘉开口,声音干净又清冷:“见过魏公。”

他微微颔首,正想开口,却见郭嘉伸出修长的手指向书房一角:“魏公,那把伞倒是精致。”

他顺着郭嘉的手看过去,见郭嘉指的正是那把描了文竹的伞。他心头一凛,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摇头道:“那伞面上的文竹都还只是白描。”

郭嘉嘴角微勾,直直看向他,桃花眼中一派笑意:“确实有些可惜了,不如让我拿去为它描边上色,嘉不才,恰好擅些书画。”

曹操盯着郭嘉的眼睛,见那里面目光灼灼又似归于平淡,分明有些什么却又令人看不真切。

他点头,取过伞递给郭嘉,说:“如此,你先留下吧。”

郭嘉伸手接过,露出被冻得发红的手指骨节,指尖触到曹操的手,冰凉似雪。

荀彧说道:“那么我便为奉孝找间府邸……”

曹操摇头打断荀彧:“西院房空已久,让他住在那吧。”

荀彧看向他的眼里带了些讶意。他以往从不留人住在府中。

曹操又看向郭嘉一双绝艳桃花眼,那眼中千万般朦胧微茫,似有若无,隐晦又明晰。

他却无端觉得,他是懂的。

 

雪未停又始,间断地下了一整日。

翌日,曹操行出寝院时仍有细雪飘零。碧落取过另一把素伞,他摆手拒绝,正准备走时,忽顿下脚步,扭头向碧落道:“昨日的狐裘呢?”

碧落先是一愣,旋即折身取来狐裘大衣。

他接过,也不穿,向西院的方向走去。

郭嘉昨日很快便安顿下来,四处飘荡的人,行李甚少。

行进西院时院内冷冷清清,曹操猛然想起自己还未配给西院些许佣人。他悄声走入正房,郭嘉正低头写些什么,三千青丝未冠起,简单拢在脑后,衬得他的脸愈发苍白,身上衣物仍然单薄,薄唇不知是冻到还是原本就那么无色。他走近,见郭嘉卷长睫毛微颤,随即那人眼皮翻起,目光与他直对。

眼中惊讶仅一闪而过,郭嘉从容起身行礼,似是带落满身月华:“主公。”也不等他回应,自转过身去取出那把伞递给他。

那伞几乎看不出是原本模样,描边上色深浅有致,墨锋婉转,一层一层勾勒出梦幻意境。竹影摇曳鲜翠似真,却又无端蕴了些凄冷,美到极致。

他深感惊艳,内心深处又莫名有些失望。

他以为郭嘉是懂的。

他将目光从伞面移开,对上郭嘉平静的目光,终究是没有开口,只是点点头,抬手为郭嘉披上狐裘大衣,接过文竹纸伞,准备离开。

郭嘉手攥住大衣边角,眼中惊讶打破了平静。他盯着身上的大衣数秒,突然抬头唤道:“主公。”

曹操看着他。

“那把伞,怕描的不是文竹吧。”他说。

曹操静默地看着他,不出声回应,等待着下文。

郭嘉伸出手拿过纸伞打开来,也不说话,手指在伞面沿文竹间复杂交错的轮廓描了一圈。

描完后,他抬头,看着曹操的眼睛,用陈述的语气说:“青龙。”

果然,他是懂的。

那把伞上千万人都看不破的心思,他是唯一懂的。

曹操的心中翻涌出道不明的感觉,看着郭嘉的目光带了些灼热。

他默认了,说:“既然知道,为何不直接描成青龙,还要照表象画为文竹。”

他看到郭嘉嘴角上勾,这次是带了真真切切的笑意:“时候未到。”

他看着郭嘉,眼中也不觉染上温柔笑意。

他收起伞,转身离开:“日后……还是穿多些吧,莫要着凉。”

出正房前,他听到了郭嘉最后一句话:“况且,文竹是我最喜爱的植物。”

院内,这一场漫长的初雪终于彻底结束,雪后初霁,地上铺满蜡白,漫漫消融在冬日暖阳中。

初雪过后,是真正的寒冬伊始。


tbc.



评论
热度(39)

© 江边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