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我只是一个庸人。”

主hp/全职/悲惨世界/lovelive
心头肉cp:ER/周翔/德哈/勋桃
涉猎史圈(三国/古希腊);沉迷音乐剧

写文和翻译都会一点点
圈多且杂,冷圈冷cp专业人士

关于

[风云]幸得一人在(宋足同人)

宋代足球小将,洪风x向流云

不按时间线安排剧情,随意的剧情片段

借梗CP十幸及宋足原剧情(包括贴吧上整理的剧透剧情,即动画里还没有的剧情)

*

“小面瓜。”那人笑嘻嘻地唤着他的绰号,一身红衣偏朴素出了骄阳的耀目。

他装作不理不睬,抬身一脚飞出一个蹴鞠,正正砸在洪风脸上。

然后洪风会张牙舞爪地叫嚣着和他比试,而那是他最喜欢的事情。

 

初遇时,他抱着夺回的蹴鞠,傲然道:“难道你也姓向么?”

洪风立于他对面,红衣似骄阳,指着他道:“那我们来比一场吧。”

明明脚法凌乱不成章法,却逼得他使出了昆仑三脚。

他的一生里,洪风注定是特殊的。

 

明明洪风自大自恋又无赖,他却是移不开目光。

骄阳映红衣,耀眼得令他眩晕。

 

直到习惯了洪风伴在身旁,默契地踢出每一球。

“怎样,我是不是很帅?”他笑着望向身旁,却见不到洪风。

听不到气恼的反驳,旁人的赞美令他索然无味。

没有洪风的球场,竟也无趣起来。

 

“今天又是捡球,什么时候才能练上球啊?”他叹道。

洪风双手枕于脑后,一副乐天的模样:“总有一天我们会踢遍天下无敌手的!”

归家路上,夕阳西下。

他扭头望向洪风,看见他眼中斗志昂然。

 

球场上无需多言。

一个眼神,洪风就会明了。

 

定江山赛场上,他终于再见到洪风。

即使这么久不见,他们依旧默契地赢下球赛。

赛后,他朝洪风伸出手,却被洪风一把抱入怀中。

他惊愣,随即感觉胸中暖流汹涌,化开这许久的相思成疾。

“我还以为你早不惦记着我了……”他道。

“我每天都念着你。”洪风用力地抱紧了他,“没有你的赛场,像是仅剩我一人的孤苦奋战。”

若你在,即使只有两人,我也可以赢下每场球赛。

 

为逃避高俅追杀,他被迫离开宋国,远走西域。

“你怎么还跟着我。”他对身旁的洪风说。

“不跟着你,我哪放心得下?”洪风笑道,“不跟着你,还有谁会要我?”

“不跟着你,我还能去哪呢?我早就在你的心里安了家。”

 

伴他一生的,除了蹴鞠,还有洪风。

青梅竹马,见证了彼此人生中的每一种模样。

 

漂泊半生,安定晚年。

越到老年,他越喜欢注视洪风的每一寸轮廓。

怎么也看不够,像是要在心上镌刻出洪风的模样。

就怕下一秒再也看不到。

看洪风眼角开出年轮的花瓣,看洪风开始缓慢下来的动作,看洪风三千青丝化作白发。

生命不断流逝,他们对彼此的爱却早已定格。

“流云。”洪风这么叫他的时候,声音不再中气十足,面容却仍是那么张扬而笑意盎然。

他也一如既往地朝洪风微笑,然后牵起他皮肤老化的手。

此生有幸得知己,逢于韶华,共同白发,生死不离。

Fin.

*

CP十幸(按片段顺序):共同笑骂;正逢韶华;执手归家;相看无需答;久别重遇仍牵挂;难时人皆散,回首犹望他;青梅竹马;知己同白发。

评论(2)
热度(44)

© 江边白 | Powered by LOFTER